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玛雅遗址奇琴伊察的库库尔坎金字塔奇琴伊察玛雅遗址曾是古玛雅帝国最大最繁华的城邦,遗址位于尤卡坦半岛中部,始建于公元514年。城邦的主要古迹有:千柱广…

问:关于玛雅古城的卡拉考有哪些探索?

图片 1

玛雅遗址

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玛雅遗址奇琴伊察的库库尔坎金字塔奇琴伊察玛雅遗址曾是古玛雅帝国最大最繁华的城邦,遗址位于尤卡坦半岛中部,始建于公元514年。城邦的主要古迹有:千柱广尝武士庙及庙前两座神石像、高30米呈阶梯形的库库尔坎金字塔等。

玛雅城邦遗址位于尤卡坦半岛中部,是古玛雅帝国最大最繁华的城邦,始建于公元514年。奇琴伊察玛雅(Chichen
Itza)城邦遗址,曾是古玛雅帝国最大最繁华的城邦。科潘玛雅遗址是玛雅文明最重要的地区之一,有着宏大的建筑。

图片 2

中文名

玛雅的宗教信仰、玛雅人对碧玉的热爱皆与其有着渊源,玛雅辉煌的文明成就也大量为后期崛起的阿兹特克文明所用。玛雅文明的艺求成就闪烁着神秘的东方色彩。绚丽的色彩表达、夸张的人物造型、敏锐的感性表现无不透出鬼斧神工的艺求创造力。艺求成就令人叹为观止。

玛雅遗址

图片 3

文化

玛雅艺求家精于夸张的表现手法。无论在绘画、石雕还是陶器上,夸张之法随处可见。其人物造型。头部比例普遍偏大。动势亦显夸张。在长期的艺术创造过程中。玛雅艺术家已建立了一套独特的审美体系。真实的再现已非艺术表现的目的。

玛雅文化

图片 4

地点

而对造型对象的特征塑造才是玛雅艺求家的追求。玛雅文明承继着奥尔美加文明对人体变形的热衷,奥尔美加人眼中的人体美具有美洲虎梨形头颅、弓形背的特征。而玛雅人也热衷于用夹板将颅骨变形为前额后斜、鼻梁高耸。以体现高贵的血统。

墨西哥中部高原

图片 5

时间

这种变形都将视线聚焦在人物最具特征性的要素头部。玛雅艺求家已懂得何以谓特征。在行夸张之法时常常将头部作为表现的重点。

古典时期、早期和晚期

图片 6

遗址综述

玛雅艺术家对形体特征的把握还体现在人体动态上。艺求家善于摄取最具表现力的态势。拜适度夸张。鲐化表现。这在一些与宗教表现无矣的艺求创作中尤为明显。宗教艺术大都泛滥着庄严的色彩。然玛雅艺术家在炽烈的诸神信仰中,仍以锐敏的目光观察着人的世界。表现着生命的张力:拜将其拓展到对神灵的理解中。

玛雅文化是世界著名的古文明之一,也是拉丁美洲三大古代印第安文明之一。它是美洲印第安人文化的摇篮,玛雅文化具有悠久的发展历史,其过程大约从公元前1800年一直延续到公元1524年。然而,一个当代未得到确切解释的千古之谜是,曾经有过如此辉煌的过去的玛雅文化,在公元10世纪初期突然神秘地衰落了。到11世纪以后,才由从墨西哥高原南下的托尔特克人与剩下的玛雅人一起,在尤卡坦半岛北部地区部分地复兴。但与玛雅文化的全盛时期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后来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后,便更加一蹶不振了。

图片 7

玛雅人体现了当时最高的文明水平,令人惊奇的是在欧洲还处在黑暗时期的时候,这里的居民已经可以描绘出太空的样子,演变出了美洲本土的文字书写系统,而且已经掌握了数学。他们还发明了我们仍在运用的历法,在没有铁器、搬运的牲畜甚至没有车轮的情况下,他们有能力修建这么巨大而且建筑精美的城市,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玛雅艺术家对繁复的细节表现有着偏执的喜好,艺术家们竭尽所能表现着人物、场景以及饰纹的详荆有时甚至整体形象几乎被遍布的细节刻画所分解。

公元前2600年左右,玛雅人可能是当时美洲大陆最正统的居民,公元250年左右
,他们主要居住在当代的南墨西哥、危地马拉、北伯利兹、和洪都拉斯的西部。玛雅人发展了天文、历法系统、象形文字、当时的建筑水平已经相当的高了,包括金字塔、宫殿、天文台等都没有使用铁制工具建造的。大约在公元前300年,玛雅人采用了等级制度,由国王和贵族来制定相关法规,公元200——900年间,这个民族发展到了鼎盛时期。

图片 8

通过考古探测,我们知道这些城市的规模宏大,有的城市长宽均达数公里。城内耸立着许多金碧辉煌的神庙和宫殿。在建筑物的墙壁、柱子、梯阶和石碑上有精美的雕刻,有的地方还发现了栩栩动人的壁画,描绘了庆祝游行、呈献贡赋、押送战俘、争夺格斗等场面,表现了玛雅人高度的艺术成就。除此以外,多层次的金字塔台庙建筑,光怪神奇,令人赞叹。如乌斯马尔城的几座多层次金字塔,反映了玛雅人对地球的原始观念。他们将地球上部分成若干层,每层有13个世界;地球下部也是如此,每层有9个世界。各层分别由“界神”掌管。

但这似乎并不妨碍我们对形体的辨别。这种细节的表现并非无序的堆砌。玛雅艺术家懂得在不同的载体上进行形体的聚散和疏密分割,他们将元素分解和重构。按自己的审美取向和对形体的认识进行再现。

玛雅人信仰太阳神、月神、蛇神、风神、雨神、地神和农神,尤以崇拜玉米神为最。他们用占卜沟通人与神的联系。玛雅人祭神的规模很大,祭品除牲畜、飞禽、瓜果外还一度盛行人祭。
公元前后,玛雅人便有了象形文字,包括许多象形符号和音标、音节符号,它们一般用小毛笔书写在无花果树皮上。科班城建筑群中著名的“象形文字梯道”,是玛雅人特有的具有纪念意义的建筑物。然而,遗留到当代的玛雅文字,多是镌刻在石碑、陶器、骨器上的铭文,而且迄今无法辨认。

图片 9

玛雅文化的重要遗址有位于墨西哥中部高原的特奥提华城、尤卡坦半岛南端乌苏乌辛塔河流域的科班城和尤卡坦半岛北部的乌斯马尔城等。它们分别属于古典时期、早期和晚期的奴隶制城邦遗址。墨西哥最知名的玛雅遗址都在墨西哥的南部,它们是:巴伦开(Palenque)、亚席兰(Y
axchilan)、图伦(Tulum)、奇琴伊察(ChichenItza)。其中,最让人流连的是巴伦开和图伦。

1839年,探险家史蒂芬斯率队在中美洲热带雨林中发现古玛雅人的遗迹:壮丽的金字塔,富有的宫殿和用古怪的象形文字刻在石板上的高度精确的历法。

奇琴伊察

图片 10

奇琴伊察玛雅(Chichen
Itza)城邦遗址曾是古玛雅帝国最大最繁华的城邦。遗址位于尤卡坦半岛中部。始建于公元514年。城邦的主要古迹有:千柱广场,它曾支撑巨大的穹窿形房顶。可见此建筑物之大。武士庙及庙前的斜倚的两神石像。9层,高30米的呈阶梯形的库库尔坎金字塔。以及圣井(石灰岩竖洞)和筑在高台上呈蜗形的玛雅人古天文观象台,称“蜗台”。

考古学界对玛雅文明湮灭之谜,提出了许多假设,诸如外族入侵,人口爆炸,疾病,气候变化……各执已见,给玛雅文明涂上了浓厚神秘的色彩。

科潘玛雅

图片 11

科潘玛雅遗址是玛雅文明最重要的地区之一,有着宏大的建筑,还有丰富的象形文字,是极少数起源于热带丛林的文明的例证。这些建筑表明科潘的玛雅人有高度发展的经济和文化。

为解开这个千古之谜,20世纪80
年代未,一支包括考古学家、动物学家和营养学家在内的共45名学者组成的多学科考察队,
踏遍了即使是盗墓贼也不敢轻易涉足的常有美洲虎和响尾蛇出没的危地马拉佩藤雨林地区。

玛雅

图片 12

公元1839年,美国探险学家史蒂芬斯(John lioyd Stephens)和卡瑟伍德(Frederik
Cather
Wood)受到一个古老传说的暗示,披荆斩棘,深入浓荫蔽日的雨林之中,然而,他们没有找到被巫师催眠的美丽公主,却发现了一座已荒废千年的古代城市遗址。在这座叫作科潘的旧城废墟上,高大的纪念碑被藤条缠绕,湮没在荆棘之中;雄伟的金字塔上长满了粗壮的树木,变成一座座荒丘。史蒂芬斯他们被眼前的这一切惊呆了,这些遗迹所代表的就是辉煌灿烂的玛雅文明。

这支科考队用了6年时间,对约200多处玛雅文明遗址进行了考察,结论是:玛雅文明是因争夺财富及权势的血腥内战,自相残杀而毁灭的。

玛雅文明是世界著名的古代文明之一,也是惟一诞生在热带丛林而非大河流域的文明。玛雅人具有的抽象思维能力让同时代的旧大陆文明相形见绌。他们创造了精确的数学体系和天文历法系统,以及当代仍有待我们去破译的象形文字系统。玛雅人最重视对太阳和月亮的观测,他们能算出日蚀和月蚀出现的时间,并已将七大行星都列入了研究范围。他们对金星运行周期的计算和现代科学实测结果完全一致。玛雅历法体系由”神历”、”太阳历”和”长纪年历”组成。玛雅人有一个独特的数学体系,在这个体系中,最先进的部分便是”0″这个符号的使用,它的发明和使用比欧洲大约早了800年。玛雅的数学体系的适用性和科学性,使他们能在许多科学和技术活动中解决各种难题。在世界各古代文明中,除了起源于印度的阿拉伯数字之外,玛雅数字要算是最先进的了。但非常可惜,有关玛雅数学的图书或文献一本也没有流传下来。玛雅的象形文字对现代人来说真是一部天书,它的谜底直到当代仍未解开。玛雅象形文字以近似圆形或椭圆为主,字符的线条更多地依随图形起伏变化、圆通流畅。

图片 13

科潘是玛雅象形文字研究最发达的地区,它的纪念碑和建筑物上的象形文字符号书写最美、刻制最精、字数最多,例如,在科潘遗址中,有一条六七十级的梯道,用2500多块加工过的方石砌成,这是一座纪念性的建筑物,梯道建在山坡上,直通山顶的祭坛。宽10米,两侧各刻着一条花斑巨蟒,蟒尾在山丘顶部:梯道的每块方砖上都刻着象形文字,每个形文字的四周均雕有花纹,梯道共刻了2000多个象形文字符号,它是玛雅象形文字最长的铭刻,也是世界题铭学上少见的珍贵文物,由此被称为”象形文字梯道。”

玛雅人并非是传说中那样热爱和平的民族,相反,在公元300–700年这个全盛期,吡邻城邦的玛雅贵族们一直在进行着争权夺利的战争。

共5张

图片 14

玛雅遗址

玛雅人的战争好像是一场恐怖的体育比赛:战卒们用矛和棒作兵器,袭击其它城市,其目的是抓俘虏,并把他们交给已方祭司,
作为向神献祭的礼品,这种祭祀正是玛雅社会崇拜神灵的标志。

不仅如此,科潘的经济与政治实力仅次于蒂卡尔而远远超过其他城邦,在文化上则完全可以和蒂卡尔并肩而立,甚至还略有超越,有学者认为科潘的重要意义决不在蒂卡尔之下,它们如双峰并立,是玛雅文明两座最伟大的灯塔。

图片 15

玛雅社会曾相当繁荣。农民垦植畦田、梯田和沼泽水田,生产的粮食能供养激增的人口。工匠以燧、石、骨角、贝壳制作艺术品,制作棉织品,雕刻石碑铭文,绘制陶器和壁画。商品交易盛行。

图片 16

但自公元7世纪中期开始,玛雅社会衰落了。随着政治联姻情况的增多,除长子外的其他王室兄弟受到排挤。一些王子离开家园去寻找新的城市,其余的人则留下来争夺继承权。这种窝里斗由原来为祭祀而战变成了争夺珠宝、奢侈品、王权、美女……
战争永无休止,生灵涂炭,贸易中断,城毁乡灭,最后只有10%的人幸存下来。

图片 17

公元761年杜斯.彼拉斯城的王宫覆灭可视为玛雅社会衰落的一个起点。

图片 18

杜斯.彼拉斯是方园1500英里内的中心城邦。它遭到从邻近托玛瑞弟托城来的敌人的攻击。一个装有13个8岁至55岁的男人的头颅的洞证明该城被攻占时遭到了斩草除根的大屠杀。

图片 19

由于当时的政治情况也在每况愈下,而不能解决干旱的问题,最终导致玛雅文明的消亡。当然,这只是考古学家的猜测。不过,大家都知道,玛雅人是精通于天文学的。如果是因为太阳的震动让他们的文明消亡,这就有点带有讽刺的意思了。

图片 20

8天后,胜利者举行了终结典礼,砸烂了王座、神庙和刻板。一些贵族逃到附近的阿瓜迪卡城—这是一个巨大裂缝环绕的天然要塞。他们在那里苟延残喘了40年,最后还是遭到了敌人的攻占,陷入了灭顶之灾。

图片 21

公元800年,阿迪卡已是一座鬼城。
公元820年以后,玛雅人舍弃了这片千年间建立了无数城市的佩藤雨林,再也没有返回这片文明的发源地。玛雅文明的毁灭已成为历史,但它提供的警示,值得人类永远记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