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赢官网登录 1

千赢官网登录 2

日本画报中日军占领济宁后的景象。

日军坦克进入奉天城(1931年9月19日早晨)

“这本《新满洲国写真大观》是去年1月在济南的一次古籍拍卖会上拍得的,当时花了3000元。”家住济南市槐荫区的市民季先生看到征集档案的消息,立刻致电本报,表示想在适当的时机捐出自己的部分珍藏。

日本侵华期间 东北部分留存物考证

《新满洲国写真大观》是大日本雄辩会讲谈社于昭和七年四月出版,内容分为新满洲国全貌、满洲事变概要和上海事变概要,其中满洲事变概要即日本在中国东北制造的“九一八事变”。

近年来,日本不断掀起否认侵华历史,肆意参拜供奉甲级战犯靖国神社的妖风。但是,历史不容抹杀,东北留存的大量档案记录了日本侵华的罪证,如日本政府参谋本部编写的《满洲事变作战经过概要》和日本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著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详细地记述了九一八事变和七七事变日军全面侵华的历史事实,而《朝日画报》《满洲事变写真贴》《支那事变写真全辑》《上海派遣军纪念写真贴》等日本新闻画报登载的大量日军侵华图片,则进一步佐证了上述文本档案的记载,这些历史档案和图像作为第一手原始史料,真实全面地还原了日本侵华的真相,戳穿了日本右翼的谎谬言论,是日本侵略罪行的铁证。

画册内含一千五百多张当时日本随军记者拍摄的照片,其中大连全貌、长春全貌展开有一米多长。还有当时日军侵华路线图和日本绘制的中国东北矿产图。

长春晚报记者 谷迪

季先生展示的藏品还包括,东洋文化协会发行的《画报跃进之日本·青岛攻略号》和大阪每日新闻出版的《支那事变画报》。

通讯员 宋伟宏 滕飞

《支那事变画报》收录了日军特派员用图片记录的当年日军侵占山东的全过程,内含昭和十二年日军在济南挂牌“济南日本总领事馆”、占据潍县、占领曲阜并在孔庙祭拜等战时照片。

千赢官网登录 3

“三卷《支那事变战迹》是我从网上购得的”,季先生说,“内容主要是日军占领地区的风景名胜、风俗习惯,这是日军当时印刷发给随行军人看的,里边也有关于‘三孔’、趵突泉、大明湖的记载。”

日军占领奉天城(《满洲事变写真贴》)

据省档案馆工作人员介绍,《新满洲国写真大观》属于印刷品资料,有一定的历史价值。当时日本人出的画报,虽然不是孤本,但对于研究日军侵华可以提供佐证。

从“九一八”事变到“七七事变”,日本侵略者将战火从东北烧到华北,进而烧到全中国,发动了企图灭亡中国的全面侵华战争,使中国东北饱受了十四年的屈辱苦难,中国人民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十四年抗战。这场由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全面侵华战争一再被日本右翼势力否认、掩盖、篡改历史事实,且不断地制造谎言和假象,掩盖其侵略罪行。但是,历史不容抹杀,罪证无法销毁。尽管在日本战败时,关东军下令销毁了大量记录日本侵华战争罪行的档案,然而,在东北仍然留存有相当一部分日本侵华的原始档案资料及图书画册,如吉林省档案馆收藏的日本宪兵队档案资料,伪满皇宫博物院所收藏的《朝日画报》《满洲事变写真贴》《支那事变写真全辑》《支那事变战线写真全辑》《支那事变圣战写真史》《支那事变画报》《上海派遣军纪念写真贴》《关东军纪念写真贴》等诸多日本出版发行的侵华画册。这些画册均由当时的日本新闻媒体出版发行,图片由日本的战地记者拍摄记录。

千赢官网登录 4

“满洲事变日军首脑部诸将”(《满洲事变写真帖》)

日本为了驱使民众积极充当战争的炮灰,为了宣传日本发动的“大东亚圣战”,夸耀日军侵略中国的“武功”,日本新闻媒体将许多记者派到战场拍摄了大量日军侵华的图片,这些图片真实地记录了日军在侵华过程中的各种行径,客观真实地还原了日本侵华的历史真相,戳穿了日本右翼势力的谎谬言论,深刻揭露了日本的侵华罪行。

千赢官网登录 5

日军占领长春宽城子兵营(《满洲事变写真贴》)

疯狂销毁所有档案

1945年5月8日,法西斯德国投降后,日本军部大本营发布命令,命关东军全面进入战斗状态。6月4日,日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奉天皇裕仁之命专程赶赴大连,向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和中国派遣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正式传达了对苏作战要领,关东军立即命令所属各军制订作战计划,进行作战准备。

7月26日,美、英、中三国发表对日本的《波茨坦宣言》。8月9日,苏联正式对日宣战,日本关东军一边仓促应战,一边向各部门下达命令,烧毁所有档案,销毁侵略罪证,于是,关东军所属各部门开始了销毁档案行动。

千赢官网登录 6

日军炮兵向奉天进发(1931年9月19日上午)

8月15日中午,关东军组织官兵收听了日本天皇裕仁宣布的无条件投降广播,之后,这种有计划、有组织的大规模销毁档案行动达到了疯狂的程度,伪满总务厅长官武部六藏在其办公室召集日本及伪满主要官吏开会,向伪满各个部门机关明确下达烧毁极密文件及机密档案的指示,要求伪满总务厅次长古海忠之、企划局副局长高仓、主计处长伊藤、人事处长木田、法制处长关根、防空部长田村、经济部次长青木、兴农部次长岛崎、交通部次长田仓、民生部次长关屋、勤劳奉部次长丰田、司法部次长辻、外交部次长下村、警务总局长星子、审计局长向井等人立即自行负责处理各部局的文件档案。于是,在16日、17日两天,伪满国务院各部、局、处、科开始一片忙乱,将清理出的机密档案文件一律拿到伪总务厅地下室内,投入锅炉中焚烧。武部六藏则亲自动手将大型保险库内的极密文件档案烧毁,其中有关东军司令部对总务长官的命令书,以及“诺门汗事件”“关特演”“满洲开发五年计划”等关东军的机密文件档案。伪总务厅次长古海忠之也将自己保存的关于关东军的机密文件一并烧毁。当时,虽然是盛夏季节,但是,那两天因烧毁文件之多,各屋的暖气摸着都烫手。另外,伪满各地区行政机关及警察、宪兵、特务部门等都纷纷加入烧毁文件档案的行动中,他们将人员名簿、规章制度汇编、侦谍战略情报、政治经济劳务情报、时局情报、密码本、阵中日记、临视人名册、搜索侦察抗联人员等等材料全部烧毁,来不及销毁的就将房屋一并放火烧掉,如伪满新京监狱将办公楼监房和档案统统一起烧掉。而关东军宪兵司令部早在8月11日,就开始集中销毁档案。当时,由“新京”宪兵队长平林茂树和关东宪兵司令部警务课长平森先指挥120多人,将关东宪兵司令部和“新京”宪兵队本部的重要档案一部分投入地下室锅炉房内烧毁,一部分搬到司令部后院中焚烧,由于档案太多,直到苏军进驻长春,档案仍未烧完,他们只好匆忙地将一批档案埋在了关东宪兵司令部后院。但是,最终,这批被深埋在地下的罪证还是大白于天下。1953年11月,解放军某部驻长春部队为修理地下电线,寻找铺设管路时,发现了埋在地下的这批档案。长春市公安局组织人员挖出了足足一大卡车档案资料。后来,这批涉及有关南京大屠杀、强征“慰安妇”、向731部队“特别移送”、伪满中央银行以及迫害劳工、实施移民侵略等内容的关东宪兵队档案全宗被吉林省档案馆收藏。最近,吉林省档案馆已将部分档案整理研究出版。此外,在日本殖民侵略遗址的伪满皇宫博物院也收藏了部分日本侵华档案资料及图书画册,其中反映记录日本侵华罪证的图像史料有《朝日画报》《满洲事变写真贴》《支那事变写真全辑》《支那事变战线写真全辑》《支那事变圣战写真史》《支那事变画报》《上海派遣军纪念写真贴》《关东军纪念写真贴》等诸多画册,这些画册记录了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和“七七事变”后,日军对沈阳、长春、吉林、齐齐哈尔、锦州等东北主要城市的进攻和占领,以及日军进攻山西太原、河北顺德和进攻上海、南京、登陆杭州湾等方面的内容。这些由日本自己拍摄记录的图片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对日本侵华罪行进行了深刻的揭露,是驳斥日本右翼否认侵略言论的有力证据。

千赢官网登录 7

日军军用列车到达奉天站

关于“九一八”事变的图片

1931年9月18日夜10时20分,日本独立守备队柳条湖分队中尉河本末守带领7名士兵,按预定计划炸毁了沈阳北郊柳条湖附近的南满铁路一段路轨,“九一八”事变爆发。事变后,日本的新闻媒体即刻对此事件进行了报道,1932年5月10日,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发行了《满洲事变写真贴》,将“九一八”事变作为专辑特别出版,该画册用四分之三的篇幅刊登了“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对东北各主要城市的进攻和占领,并将“满洲事变日军首脑诸将”一并列出,为首的是日本参谋总长闲院宫亲王,其他头目分别为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中将、独立守备队司令官森中将、师团长室中将、师团长多门中将、旅顺要塞司令官大谷少将、旅团长嘉村少将、旅团长依田少将、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少将、旅团长铃木少将、旅团长谷部少将、旅团长天野少将、旅团长村井少将和关东宪兵队长二宫少将,这些人物均为日本军部要员,也是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的罪魁祸首。其中的两个主要头目:一是日本陆军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他作为日本军国主义的最高统帅,是老牌的侵华份子,为日本皇室成员,明治天皇父亲的养子,明治天皇的弟弟,昭和天皇的叔叔。法国陆军大学毕业,曾在甲午战争中,从骑兵连队长升为骑兵旅团长。因在日俄战争中立功,升任满洲军总司令部武官,晋升陆军中将。此后,又升为日本元帅、陆军大将。1931年12月出任日本陆军参谋总长,从“九一八”事变到“七七事变”,直接指挥全面侵华战争,是日本侵华战争的主要统帅。二是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此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毕业,参加过日俄战争,曾任参谋本部中国科科长,专门研究侵华战略,做过张作霖军事顾问,驻华公使馆武官,熟悉了解中国东北情况,曾任步兵第四旅团长,陆军第十师团长。1931年8月以中将身分担任关东军司令官,策划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并主谋建立了日本的殖民统治政权——伪满洲国。1932年8月调回陆军部,因侵华有功,1933年4月被晋升大将,任日本天皇裕仁的侍从武官长,被授予“一等旭日大绶勋章”,受封男爵。日本投降后,因被控为甲级战犯而切腹自杀。《满洲事变写真贴》的内容还包括所谓的“事变发生真相”,日军谎称事件是中国军队所为,并刊登了爆破地点的铁轨、枕木等图片,以及日军从奉天小西门城墙进攻奉天城,攻打北大营,坦克进入奉天城等多幅图片。接下来的10多幅图片反映的是日军进攻长春南岭兵营、宽城子兵营,日军骑兵耀武扬威地进入吉林省城吉林市区,占领吉林省政府。此外,还有许多图片表现的内容是日军调集大批军队、炮兵和装甲车向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发动大规模进攻。该画册将关东军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占领中国东北各主要城市的军事侵略进行了逐一记述。此外,日本的大型综合新闻画报《朝日画报》,在“九一八”事变当月也做出了相关报道,并在1931年9月30日出版了《满洲事变画报》特刊,该画报将日军调兵遣将进攻占领东北主要城市的图片逐一刊登,并配以文字来宣扬日军的“武功”:“
19日拂晓进行壮烈的市街战,到上午5时完全占领奉天城,随后到20日,两天之内占领了长春的南岭、宽城子和辽宁的凤凰城、昌图等各地,21日,占领吉林市。”以此夸耀日军对东北各主要城市进攻速度之快。这些日本新闻媒体关于“九一八”事变的报道充分印证了日本蓄意发动“九一八”事变后,采取步步为营的策略,迅速侵略占领中国东北的事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