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滉,字太冲,京兆长安人。唐代画家、宰相,太子少师韩休之子。贞元初,官至检校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晋国公。卒赠太傅,谥号忠肃。

千赢官网登录 1

韩是唐朝时期宰相,同时也是当时著名的画家,所画《五牛图》被后世人称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无论是艺术价值还是历史价值都很高。

政治上要求国家统一,曾参予平定藩镇叛乱的斗争。工书法,草书得张旭笔法。画远师南朝宋陆探微,擅绘人物及农村风俗景物,摹写牛、羊、驴子等动物尤佳。所作《五牛图》,元赵孟頫赞为“神气磊落,希世名笔”。

姓名:韩滉,别名:字太冲,生卒年:723年-787年,朝代:唐代,民族:汉族
,籍贯:长安(今陕西西安)。

民间流传有韩绘制《五牛图》的故事,有点传奇,带点偶然。据说是有一天天气晴朗,阳光很好,韩便想着到郊外散心。走到郊外,看见耕牛吃草,牧童在一旁嬉戏,一片闲适安逸,逍遥自得的景象,倒是十分有趣。

1人物生平贞介好学

韩滉,少师休之子,以荫补骑曹参军。唐代中期的政治家和画家,历经玄宗至德宗四代,从地方官到藩镇、宰相。唐至德年任吏部员外郎,性强直,明吏事,以户部侍郎判度支数年,德宗时为镇海军节度使,遣将破走李希烈,调发粮帛以济朝廷。贞元初加检校左仆射及江淮转运使,封晋国公。贞元初,官检校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政治上要求国家统一,曾参予平定藩镇叛乱的斗争。性节俭,衣裘茵袵,十年一易,居处仅避风雨,不为家人资产,幼有美名,天资聪明,善《易》与《春秋》,好鼓琴。著有《春秋通例》一卷,《天文序议》一卷等。

韩看着那几头或翘首而奔,或纵趾鸣叫,或回头舐舌,或俯首寻草的耕牛,不禁看得出了神。回到家中之后,白日所看的景象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徘徊,当时内心的触动是无法言表的,于是韩决定将当时的景象绘画出来。

韩滉年轻时特立独行、不附权势而爱好学习,因父亲韩休官勋而于唐宪宗开元年间而出任左威卫骑曹参军。开元二十七年,韩休逝世,韩滉为父离职守丧,期满除服后,被任命为京兆府同官县主簿。后又为母柳氏守丧,期满除服后,被任命为太子通事舍人。

韩滉工书法,草书得张旭笔法。画远师南朝宋陆探微,擅绘人物及农村风俗景物,摹写牛、羊、驴子等走兽神态生动。韩滉画牛之精妙乃为中国绘画史千载传誉之佳话。古人说韩滉画牛“落笔绝人”;对于其牛畜画,陆游谓之有生难见之“尤物”,赵孟頫称其为“稀世名笔”,金农叹为“神物”;又有清代画家钱维成将韩滉与韩幹并称为“牛马专家”。

有了这个打算之后,韩便开始专心致志的绘画,耗时一个多月,最终完成了这幅传世名画。《五牛图》上面绘制的五头牛状貌各异,肥瘦有别,牛色互异,形象具体。画上的五头牛,有的旁若无人的样子,有的牛则纵趾而鸣,好像在呼唤着离去的伙伴。还有一头牛在缓步行,似乎走向田头,又仿佛耕地归来,令人回味无穷。

明于吏道

考之画史,韩滉不仅擅画牛羊,同时“尤好图田家风俗”,描绘农家事物、风俗人物和表现农家生产、生活场面的田园风俗画在韩滉绘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宣和画谱》所载北宋御府所藏韩滉画迹三十六幅中半数以上是田园风俗,三分之一以上(十三幅)是人物,而牛畜画只有四幅。南宋陆游赞其田园风俗画:“每见村童牧牛于风林烟草之间,便觉身在图画,起辞官归里之望。”而韩滉人物画不仅数量众多而且造诣极高、成就突出,有较高的地位。在谈到唐代人物画家的成就时,中晚唐画家程修己甚至认为韩滉人物画比张萱、周昉人物画还要“完美”:“周(昉)侈伤其峻(俊),张(萱)鲜忝其澹,尽之其为韩(滉)乎!”程修己认为,周昉人物画过于夸张其丰硕之态而“伤”其俊秀之相,张萱人物画艳丽有余但缺乏生机,而韩滉人物画则能兼张周之长又弃其不足,甚至达到了“尽善尽美”的境地。可惜除《五牛图》外,韩滉绘画不传于世。韩滉以田家风俗人物和生产生活为题材的绘画我们已无缘亲见,而只能从仅有的文献记载来推测其大体风貌。在唐代,诸多画家热衷描绘雍容典雅的贵族人物和华丽富贵的鞍马,而不屑于将牛羊、村田乡野、农夫牧童等田家风俗事物作为绘画的题材。但作为一朝宰相,韩滉却舍鞍马而求诸于牛羊,舍贵族宴乐声色而求诸于田家风俗景物,将绘画题材转向农家生活的拓展,关注田家的悲欢。他在农村生活和田家风物的描绘中,记录着农家生活的喜怒哀乐,寄予着对广大穷苦百姓的深切同情,并从中发现一种农家生活质朴自然的美,在怡然自乐中蕴含着一种恬淡闲适的情调。韩滉开创了田园风俗绘画的先声,并深深影响了戴嵩、李渐、张符、邱文播等一批以田园风俗为题材的画家的创作,形成了以韩滉为首的田园风俗绘画一派,对后世耕织图的发展也有一定的启示意义。

韩的这幅图画,用笔粗放中带有凝重,显示出农村古朴的风俗。最为精妙的是,观者还能十分清晰的从五头牛的姿势和眼神中,看出他们所带的憨诚、健壮、朴厚、执拗、勤奋的性格。

至德元载,韩滉被青齐节度使邓景山召为判官,当时唐肃宗在灵武即位,又任命韩滉为监察御史兼北海郡司马,但因道路阻隔而无法到任,便迁至山南道以躲避战乱,被采访使李承昭表荐为通川郡长史,因其兄韩汯之前得罪宰相王玙,而使韩滉被改任为彭王府谘议参军。邓景山移镇淮南时,又表请韩滉任自己的幕僚佐吏,但韩滉未赴任,之后被朝廷任命为殿中侍御史,接连担任祠部、考功、吏部员外郎,他性格刚强正直,通晓政务,判南曹事务五年,详细探究官署中的文书簿册,就算细微的事也未被遗漏。

作品欣赏:

《五牛图》技艺精湛,艺术价值很高,一直到宋代都还被皇家宫廷珍藏。等到了元代的时候,因为战乱的关系流落民间,最终被书法大家赵孟收藏。赵孟获此珍品喜出望外,为《五牛图》提吧,称赞“神气磊落,稀世名笔。”

唐代宗大历年间,韩滉改任吏部郎中、给事中,知兵部选事。其后迁任尚书右丞,知吏部选事。

千赢官网登录 2

韩的画作当然不止《五牛图》一副,但是因为世事无常,历史风云波动,历代战乱不休,只有这幅《五牛图》虽然历经劫难,始终没有遗失。如今这幅图被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成为故宫现藏数量极少的唐代绘画杰作之一,为国宝级文物。

观者还能十分清晰的从五头牛的姿势和眼神中,太子少师韩休之子千赢官网登录。分掌财记

五牛图

《五牛图》成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本身就足以说明此画的价值。它是因为故宫博物院宝物繁多,要是放在其他博物院中绝对是镇馆之宝。因为《五牛图》的价值,许多人认为这就是韩的巅峰之作了。但是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看法,《五牛图》的确十分出色,但是却并不是韩画技的最高代表。

大历六年,韩滉改任户部侍郎、兼管度支事务,与吏部尚书刘晏分掌天下财赋。

千赢官网登录 3

韩不仅是牛畜画的专家,在人物画方面也造诣精深、风格特出而自成一家。而且根据现今存世的历史资料来看,韩在人物画方面的成就很明显要高于牛畜画。

大历十二年,京兆尹黎干奏称秋雨使庄稼损坏,韩滉则称其言不符实,代宗命御史前往核实。不久,御史回报称:“所损坏的庄稼约三万多顷。”渭南县令刘澡奉承依附韩滉,与御史赵计都声称只有渭南境内的禾苗没有损坏,代宗怀疑此事,再命御史朱敖视察,发现渭南实际有三千多顷庄稼受损。代宗便将刘澡贬为南浦县尉,赵计贬为澧州司户,但不问韩滉之罪。当时河中府的池盐亦因秋雨而大多损坏。韩滉害怕盐户减少纳税,就谎称池盐并未因秋雨损坏,仍有好盐出产。代宗怀疑韩滉所奏不实,派谏议大夫蒋镇前往视察,蒋镇畏惧韩滉,便回奏祝贺代宗,并请立祠,代宗下诏赐名为“宝应灵庆池”。

五牛图局部

《宣和画谱》虽称韩画牛“落笔绝人”,却将韩列入“人物门”,而不是“畜兽门”,说明韩的主要作品和艺术成就还在于人物画方面。

治镇有方

千赢官网登录 4

《画谱》所载北宋御府所藏韩画迹三十六幅中半数以上是田园风俗,三分之一以上是人物,而牛畜画只有四幅。从这个记录来看,田园风俗和人物才是韩的画笔下的主要内容。不仅数量众多,而且造诣很高,全是精品。

大历十四年,唐德宗即位,德宗厌恶韩滉过度搜刮民财,便改任他为太常卿,不久后又出任晋州刺史。同年十一月,改任苏州刺史、浙江东西都团练观察使。不久后,加职银青光禄大夫。

五牛图局部

中晚唐画家程修就曾经对韩的人物画进行评价,评价很高,认为韩的人物画甚至超过了以绘制人物而出名的张萱和周。程修称:“周侈伤其峻,张鲜忝其澹,尽之其为韩乎!”邓椿也说:“士夫以谓鞍马愈于韩,佛像追吴道玄,山水似李思训,人物似韩,非过论也!”

建中二年六月,韩滉改任检校礼部尚书兼御史大夫、润州刺史、镇海军节度使、浙江东西道观察等使。韩滉到镇后,安抚百姓、平均租税,在任一年之后,辖境内清平安定。后因安定徐州之功转任检校吏部尚书,加金紫光禄大夫,封爵昌黎公,又改封南阳公。

唐代画家韩滉的《五牛图》,是中国绘画史上仅有的一幅以黄牛入画的孤品,
是少数几件唐代传世纸绢画作品真迹之一,也是现存最古的纸本中国画。

牛畜花这类,可能只能说是韩绘画的一个特色,一个特长,而不是他的专长。韩最高的成就,应当还是在人物和田园风俗方面。

完靖东南

《五牛图》以长卷形式,从右向左画着五头颜色不同、姿态各异的黄牛。画面背景除一丛荆棘外,别无他物。每头牛既独立成章,又相互呼应。
第一头牛低头伸脖,头面扭向正面,肥壮的身躯正蹭着一丛荆棘挠痒痒。那对迷离的牛眼、惬意的表情以及如同弯月一样舒展的牛角,可见它蹭得有多么舒服。
第二头花色牛昂首前行,步履稳健、精神兴奋,惬意地挥甩着尾巴。花色牛的花斑点染生动,大色片和小斑点交错互补。第三头褐色的牛正面冲着观者,嗔目张嘴,哞哞吼叫,牛角也横成一线,似乎在示威。正面的动物很难画,画家把牛的臀部画得比较高,表示出身体的长度,使这头牛的造形具有很高的透视水平。
第四头浅黄色的牛停下脚步,回首张望,并伸出半截牛舌,神态活泼可爱,显然是在回应后面伙伴的呼唤。第五头深黄色的牛站立不动,神态有点憨,有点倔,又有点郁闷,你看那只牛眼,直愣愣的分明在瞅着观者,牛角也好斗地冲向前方。这头牛不一样的地方是头上套着红色缰绳。难怪它有些不高兴,因为头上有束缚。
五头牛中每一头既可独立成图,而相互间又能首尾连贯,前呼后应,彼此顾盼,构成一个统一的整体。整幅作品完全以牛为表现对象,无背景衬托,造型准确生动,设色清淡古朴,浓淡渲染有别,画面层次丰富,达到了形神兼备之境界。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建中四年,泾原士兵兵变,并攻陷帝都长安,德宗仓皇出逃至奉天。韩滉闻讯后,封锁关口与桥梁,禁止牛马出境。他还修筑石头城,开凿水井将近一百眼,整治馆舍数十处,修筑壁垒城堡,起自建业,抵达京岘山,楼房与城墙上凸形矮墙连成一片,既为德宗南渡长江作准备,也加固自己的守备。淮南节度使陈少游发兵三千在长江北岸大规模阅军,韩滉也派水军三千在京江炫耀武力,以此来与陈少游相呼应。当时盐铁使包佶有钱帛八百万,准备运往京城,但遭陈少游强行抢夺,包佶与数十人逃到上元县,又被韩滉劫夺。

整幅画面,用笔流畅,富有变化。牛头、牛角及牛蹄等紧要处,以中锋浓黑强调;牛腹、牛身及牛脖颈的褶皱,用浅淡粗线条流利勾勒,表现出了黄牛粗糙的皮质。着色上,画面浓淡适宜,头部、牛身用浓颜色,到牛腹逐渐化浅,具有很好的块面感。整个画面的颜色以黄色为基调,同时又富于变化。
在技术表现上,韩滉选择了粗壮有力,具有块面感的线条去表现牛的强健、有力、沉稳而行动迟缓。其线条排比装饰却又不落俗套,而是笔力千钧。比起曹霸、韩干画马、周昉、张萱画仕女,似乎在线条独立性展现方面有更多的追求。由于其线条茁壮如此,故尔五牛姿态虽有平、奇之不同,但在审美趣味上是同样的厚重与生拙。

兴元元年,叛镇李希烈领兵五万围攻宁陵,引河水灌城,濮州刺史刘昌率兵三千坚守。韩滉遣将王栖曜、李长荣、柏良器,率军救援,王栖曜使强健的弩手数千人游过汴水,在夜间进入宁陵城。第二天,弩手从城上用箭射击李希烈,射到他所坐镇的帐幕里边。李希烈吃惊地说:“宣、润的弩手到了!”便解除宁陵之围,自行离去。五月,朝廷加韩滉为检校右仆射。

《五牛图》最成功之处,在于以牛不同的眼神、姿势、牛角的形态画出了牛的情感。画家通过对眼白、眼眶皱纹和睫毛的细微描写,表现牛的不同眼神,配上不同姿势,分别把五头牛或自由活泼,或倔强沉闷的各种神态刻画得栩栩如生。

当时,韩滉打算派使者进献绫罗四十担送到奉天,幕僚何士干请求前往。韩滉高兴地说:“你若能够替我去,请在今天就渡过长江。”何士干答应了。当何士干回去告别家人时,韩已经让人将家中需用的柴米储备罗列在门口和庭院。何士干登船时,韩滉已经让人把所需物资装备与用具在船中装满。下至清除粪便的拭秽之具,他都亲手逐项记录,无不周全详备。每个担夫发给银牌一块,系在腰间。又有一次,韩滉运送一百艘船的粮米,给李晟充作粮饷,他亲自将米口袋背放到船中,他的将佐都争先去背米袋,不一会儿,就把船装完了。韩滉还让每艘船设置弩手五人,用来作为防备打劫和互相声援之用。有盗贼时,便敲击船舷,互通警报,只用弩手五百人便足够了。直至运到渭桥,都不曾有盗贼敢靠近。当时关中战乱不息,每斗米价值五百钱,等到韩滉将米运到后,米价减少了五分之四。

全图虽平列而绘,但不紧不散,有种闲适而平和的总体感觉。史载韩视为官,重农事,他传世著录的作品中,亦多《田家风俗》、《村社图》、《尧民击壤图》、《丰捻图》之类与田家生活与农业生产有关题材的作品。其中,牛的题材占了极大的部分,这幅《五牛图》的背后,正潜藏着那唐代繁荣后面努力生产的一面,它不但反映出唐代那种以现实题材人画的风尚,反映出唐代社会生活的情调,也反映出唐代畜兽画的典型面貌与极高的水准来,使这幅作品在中国美术史上不但成为以牛为题材的绘画代表作品,也成为一件罕有的代表唐代绘画艺术风貌的名迹。

同年,李晟等人收复长安,叛乱平定。当时,有人向德宗进谗,称韩滉修备石头城,暗怀异志。德宗怀疑韩滉,便向宰相李泌询问此事,李泌与德宗反复争论,并上疏以全家百口保韩滉并无异志。最终德宗批示了李泌的奏疏,让韩滉之子韩皋回家探亲,并当面赐给他绯色朝服,以好言安慰,并让韩滉尽快再运粮食。韩皋来到润州后,韩滉感激、高兴得流下了眼泪。在当天就亲自来到水边,发出粮食一百万斛,准许韩皋停留五天,随即回朝。韩皋与母亲告别时,哭声传到外面,韩滉大怒,叫出韩皋,用棍子打了他一顿,亲自送他到长江,打发他冒着风浪离开了。不久,陈少游听说韩滉进贡粮食,也进贡了二十万斛。德宗对李泌说:“韩滉竟然能够感化陈少游来进贡粮食了!”李泌回答说:“何止陈少游,各道也将要争着入朝进贡了!”

《五牛图》的画卷上,有南宋高宗、元代赵孟頫、清代乾隆皇帝等十几家历史名人的题跋和钤印。这些题跋和钤印构成了《五牛图》另一个文化奇观,是《五牛图》的流传有绪的证据。

同年十二月,陈少游死。淮南大将王韶打算自任留后,命将士推举自己代理军中事务,并准备大肆劫掠。韩滉派使者告诉他说:“倘若你敢作乱,当天我就带着全军渡过长江杀你!”王韶等因恐惧而放弃原来的打算。德宗听说此事后很高兴,对李泌说:“韩滉不只使江东安定,又使淮南安定,他真是有大臣的才具,你可以说是善于知人!”韩滉将江淮地区的粮食布帛运送到朝廷储存贡物的仓库中,没有一月中止。朝廷将他视为依靠,接连派使者前往慰劳,德宗也对他愈加恩宠。

千赢官网登录 5

贞元元年,韩滉受任检校尚书左仆射、同平章事、江淮转运使,封郑国公。

文苑图

入朝拜相

此图历来题作“唐韩滉《文苑图》”,根据的是图左上有宋徽宗赵佶亲书瘦金体“韩滉文苑图
丁亥御札”,下押“天下一人”。但近年来遭到专家的否认,一是图中人物头戴的“弓脚上翘”的“幞头”形式,唐时尚无,是五代以后才流行的;二是图中人物衣纹的细劲颤曲的线描,极似五代画家周文矩所创的“战笔描”,而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有周文矩的《琉璃堂人物图》,其后段画卷构图几乎与《文苑图》无二,于是专家将《文苑图》改为周文矩所作。但我仍有些茫然,何以距唐代最近、熟读古画并亲手摹画的宋徽宗赵佶,以及曾收藏此图的元画家王蒙都看不破此玄机?但是将此图归于五代所作,也不算枉屈了它,《文苑图》确乎融合了唐、五代人物画的极高水准。

贞元二年春,朝廷徙封韩滉为晋国公。十一月初九,韩滉入京朝见。十二月初二,德宗命韩滉兼任度支、诸道盐铁、转运等使。韩滉入朝后,不满尚书左丞元琇建议和自己分掌运务,多次在德宗面前诋毁元琇。终使其被贬为雷州司户。

千赢官网登录,《文苑图》纵31.3厘米,横58.5厘米,绢本设色手卷,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图中四个文人围绕着一棵松树,左边两人坐在石凳上展卷议论,其中一人向旁环顾,似乎什么声音打扰了文苑的宁静。右边两人一人左手执卷,右手握笔托住下巴,撑在石桌上,两目凝神,在斟酌文字,而与他对面的一人则双手笼袖,伏在折曲的松树干上,屏息静思。另有一小童俯身在旁研墨。五个人无论形象、举止,都生动、贴切,神采奕奕,而又各如其分。显示了唐、五代画家精工的写实能力。

去世

这是一幅文人相聚的生动写照,而此前的人物画,大都刻画宗教鬼神、帝王嫔妃、贵胄隐士,很少有描绘日常文人生活的。四个人面目清秀,衣冠楚楚,以铁线曲蚓法勾衣着,提按起笔,运笔微带战颤,如流水行云,功力深厚。两人衣着仅勾线而无染,另两人则略加烘染、敷彩,而松树、石桌凳则勾、皴精细,墨色渲染,略施淡彩。与唐代人物画的明艳典丽相比较,确也融入了五代绘画水墨清净的新格调,但无可置疑,这种格调乃是唐代始兴的水墨山水画的衍绎,显得精致而雅秀,用以表现当时文人的生活情景非常适合。

贞元三年,韩滉在长安昌化里的家中去世,享年六十五岁。德宗闻讯后,为其辍朝三日,追赠韩滉为太傅,谥号忠肃。他死后,韩廷将浙江东西道划分成三部分:浙西以润州为治所,浙东以越州为治所,宣、歙、池以宣州为治所,三处分别设置观察使,以便统领其地。

感谢收看,阳阳说画致力于为您呈现精美画卷。

2主要成就政治

欢迎收藏转发,如有问题欢迎在评论处留言。

充实仓廪

敬请搜索关注“阳阳说画”,谢谢!

自肃宗以来,各地征收赋税没有法度,仓库出入物资没有章法,国家财政空虚。韩滉为人清廉勤勉,精通文簿登记事务,他与刘晏分掌天下财赋时,制定赋税收支的法规,因他驾驭部下严厉,官吏都不敢欺骗。当时正值连年丰收,边境无患,从此仓库积蓄才开始充实。但韩滉过于严苛,审理反复,用法严峻,也招致了百姓的嗟叹怨恨。

书法

韩滉善《易》与《春秋》,好鼓琴。能书善画,长于隶书;章草学梁侍中,草书得张旭笔法,亦工篆草。

绘画

韩滉绘画远师南朝陆探微。善画人物,尤喜画农村风俗和牛、马、羊、驴等。风俗作品曾有《田家风俗图》、《田家移居图》、《尧民击壤图》、《村社醉散图》、《村童戏蚁图》、《丰稔图》、《盘车图》、《渔父图》等,广泛地反映了当时农村的生活和习俗,画牛能曲尽其妙,表现出牛漫步、疾驰、鸣叫、顾视等各种情态以及村童牧放的生活情趣。曾作《集社斗牛图》、《古岸鸣牛图》、《归牧图》、《乳牛图》等。其传世作品《五牛图》纸本设色,纵20.8厘米,横136.8厘米,画5只肥壮的黄牛分别作昂首、独立、嘶鸣、回首、擦痒之状。用笔厚拙粗辣,神气生动,是现存唐画中的珍品。书法大家赵孟頫称赞此画“神气磊落,稀世名笔。”唐代画牛名手戴嵩是他的弟子。

韩滉画牛之精妙乃为中国绘画史千载传誉之佳话:古人说韩滉画牛“落笔绝人”;对于其牛畜画,陆游谓之有生难见之“尤物”,赵孟頫称其为“稀世名笔”、金农叹为“神物”;又有清代画家钱维成将韩滉与韩干并称为“牛马专家”。《五牛图》是韩滉在牛畜画方面巨大成就的最有力的证明。韩滉作为“画牛专家”史有定论,且除《五牛图》外韩滉画迹不传于世,《五牛图》及其后人题跋自然就成为韩滉研究的极为重要的依据。

考之画史,韩滉不仅擅画牛羊,还擅画人物和田家风俗。韩滉不仅是牛畜画的专家,在人物画方面也造诣精深、风格特出而自成一家。但韩滉“尤好图田家风俗”,描绘农家事物、风俗人物和表现农家生产、生活场面的田园风俗画在韩滉绘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是韩滉绘画极为重要的内容。。南宋陆游赞其画:“每见村童牧牛于风林烟草之间,便觉身在图画,起辞官归里之望。”

《宣和画谱》虽称韩滉画牛“落笔绝人”,却将韩滉列入“人物门”。从《画谱》将韩滉列入“人物门”而不是“畜兽门”来看,牛畜绘画并不是韩滉绘画最为重要的和最具特色的内容。这从画史言及鞍马动物画时有“韩马戴牛”之说可以看出韩滉画牛并非最佳。《画谱》所载北宋御府所藏韩滉画迹三十六幅中半数以上是人物,而牛畜画只有四幅。从各种题材作品的数量上看,人物和田家风俗都是韩滉绘画的重要题材。戴嵩画牛学于韩滉,《画谱》将戴嵩列入“畜兽门”却将韩滉列入“人物门”,这其中原因恐怕不仅是因为戴嵩画牛“过滉远甚”,也不仅是因为当时所见韩滉牛畜画数量不多,而人物画又数量可观且其田家风俗题材中又多涉及田家人物。

韩滉人物画不仅数量众多而且造诣极高、成就突出,有较高的地位。在谈到唐代人物画家的成就时,中晚唐画家程修己甚至认为韩滉人物画比张萱、周昉人物画还要“完美”:周鲜忝其澹,尽之其为韩乎!

程修己认为,周昉人物画过于夸张其丰硕之态而“伤”其俊秀之相,张萱人物画艳丽有余但缺乏生机,而韩滉人物画则能兼张周之长又弃其不足,甚至达到了“尽善尽美”的境地。

士夫以谓鞍马愈于韩干,佛像追吴道玄,山水似李思训,人物似韩滉,非过论也!在邓椿看来,韩滉的人物画方面的成就能和韩干的鞍马、吴道子的佛像、李思训的山水互比高下。

韩滉人物画的成就固然突出,但描绘农家事物、风俗人物和表现农家生产、生活场面的田园风俗画在韩滉绘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是韩滉绘画极为重要的内容。《宣和画谱》所载韩滉作品三十六幅中半数以上为田家风俗题材,有人甚至认为《宣和画谱》所载韩滉画迹三十六幅中仅有两幅与田家风俗无关。另外韩滉田园风俗绘画见于着录的还有《村童嬉戏图》、《鼓腹图》
等。《石渠宝笈》对韩滉《田家风俗图》和《丰稔图》有详细的记载和描述。这些作品内容极为丰富————牛羊、乡野村田、田家农事、风俗集社、村童农夫——或是农家风土事物或是农家风俗人物或是农家日常生产生活的场景。从画史着录来看,韩滉人物画除为王公贵族歌功颂德之作外多以村田乡野为背景描绘田家人物及其生产生活的场面;其以牛羊为题材的畜兽绘画也是以田园风光为背景。

尝爱丹青,调高格逸,在僧繇子、虔之上,能图田家风俗及人物,特尽精妙,品居上上。朱景玄将韩滉绘画与小李将军李昭道和南宗绘画鼻祖王维同列在“妙品上”,认为其纸本绘画可与居神品之位的薛稷绘画相媲美。朱景玄虽然强调韩滉画牛“能绝其妙”,但却将韩滉绘画的题材依次列为村田、人物、水牛、驴子。可见田园风俗是韩滉绘画最为重要重要题材,且朱景玄对其田园风俗田园风俗绘画的评价也是极高的:

……尝以公退之外,雅爱丹青,调高格逸,在僧繇子云之上……六法之妙,无逃笔精。能图田家风俗,人物水牛,曲尽其妙。议者谓驴牛虽目
前之畜,状最难图也;唯晋公于此二之能绝其妙。人间图轴,往往有之,或得其纸本者,其画亦薛少保之比,居妙品之上也。

“能图田家风俗,人物水牛,曲尽其妙”——朱景玄所谓韩滉绘画“调高格逸,在僧繇子云之上”、“六法之妙,无逃笔精”、“居妙品之上”等的评价不仅是指其牛畜画,而是包括水牛和田家人物在内的田家风俗绘画。可以说,朱景玄也是将韩滉的牛畜画视为其田园风俗题材的一部分。在这一点上,《石渠宝笈》与《唐朝名画录》的看法是一致的。

除《五牛图》外,韩滉绘画不传于世。韩滉以田家风俗人物和生产生活为题材的绘画我们已无缘亲见,而只能从仅有的文献记载来推测其大体风貌。元人苏伯达认为韩滉《田家风俗图》神气迥出,精妙可比王献之一笔书、陆探微一笔画,甚至超出陆探微而远在张僧繇、展子虔之上:

《田家风俗图》晋国公韩太冲所画……尝观张爱宝云惟王献之能为一笔书,陆探微能为一笔画,今观此图,神气迥出,笔不停毫,真得探微一笔之妙。历唐以来出探微之右者其太冲耶!虽张僧繇、展子虔亦奚过焉!

苏伯达所言与苏寿元所谓“睹其笔力真通神佳手,虽张僧繇、展子虔不得以窥其妙”所见略同,当为可信。古人对韩滉田园风俗画的评价——“居妙品之上”、“品居上上”、“虽张僧繇、展子虔不得以窥其妙”等——还是相当高的。《宣和画谱》说属于韩滉一派的张符《放牛图》:“取其村原风烟荒落之趣,儿童横吹藉草之状,其一蓑一笠,怠将人牛相忘。”陆游见韩滉所画《牧牛图》云:“每见村童牧牛于枫林烟草间之间,便觉身在图画。”

韩滉的田园风俗绘画与杜甫、张籍、元稹等反映社会现实的诗作相辉映,表现出曾经目睹过开元、天宝的盛世景象又经历过安史之乱的一代文人对民生疾苦的深切忧虑和同情。其绘画中牛的形象正是其“任重而顺”甘于寂寞的人生写照,其绘画中的村田乡野、牧童农夫也正是感情所系。

在唐代,诸多画家热衷描绘雍容典雅的贵族人物和华丽富贵的鞍马,而不屑于将牛羊、村田乡野、农夫牧童等田家风俗事物作为绘画的题材。但作为一朝宰相,韩滉却舍鞍马而求诸于牛羊,舍贵族宴乐声色而求诸于田家风俗景物,将绘画题材转向农家生活的拓展,关注田家的悲欢。他在农村生活和田家风物的描绘中,记录着农家生活的喜怒哀乐,寄予着对广大穷苦百姓的深切同情,并从中发现一种农家生活质朴自然的美,在怡然自乐中蕴含着一种恬淡闲适的情调。

韩滉开创了田园风俗绘画的先声,并深深影响了戴嵩、李渐、张符、邱文播等一批以田园风俗为题材的画家的创作,形成了以韩滉为首的田园风俗绘画一派,对后世耕织图的发展也有一定的启示意义。画迹有《李德裕见客图》、《尧民击壤图》、《田家风俗图》等36件,着录于《宣和画谱》。

3历史评价

李泌:滉公忠清俭,自车驾在外,滉贡献不绝。且镇抚江东十五州,盗贼不起,皆滉之力也。所以修石头城者,滉见中原板荡,谓陛下将有永嘉之行,为迎扈之备耳。此乃人臣忠笃之虑,奈何更以为罪乎!滉性刚严,不附权贵,故多谤毁,愿陛下察之,臣敢保其无它。

李适:滉不惟安江东,又能安淮南,真大臣之器,卿可谓知人!

陆贽:文行忠信,备修身之道;勤俭贞固,有成务之才。累更委遇,多处繁重,一心奉职,终始不渝。内告谋猷,以匡时化;外持宪法,以一人心。理尚廉平,事皆厘饬,奸盗衰息,礼义兴行。惠兹一方,时乃之德;陈师旅以遏寇雠,纳馈粮以修职贡。张我威武,实我资储令必应期,谋无愆素,济于多难,时乃之功。宜其参务中枢,翼宣大化。仍兼漕运,兼领蕃维,树南国之风猷,赡中都之廪实。予则有望,尔其懋哉。继于前人,无替厥服。

柳浑:先相公以褊察为相,不满岁而罢,今公又甚焉。奈何榜吏于省中,至有死者!且作福作威,岂人臣所宜!

顾况:①伏以柱石元臣,勋绩光茂,孝则先意承志,忠则知无不为。武能禁暴,文以经国。翊赞圣明,懋建和平。沃心造膝简乎上,长策宏规振乎外。奄从流运,恩轸睿慈。今月日若驰,松楸将树。②玉节朝天罢,洪炉造化新。中和方作圣,太素忽收神。盛德横千古,高标出四邻。欲知言不尽,处处有遗尘。凝笳催晓奠,丹旐向青山。夕照新茔近,秋风故吏还。本朝光汉代,从此扫胡关。今日天难问,浮云满世间。

李肇:宰相自张曲江之后,称房太尉、李梁公为重德。德宗朝,则崔太傅尚用,杨崖州尚文,张凤翔尚学,韩晋公尚断,乃一时之风采。

刘昫:①滉杀元琇,奏瑞盐,逞斡运之能,非贞纯之士,刻下罔上,以为己功。幸逢多事之朝,例在姑息之地,幸而获免,余无可称。②韩滉刻下,延赏害公。

宋祁:滉虽宰相子,性节俭,衣裘茵衽,十年一易。甚暑不执扇,居处陋薄,取庇风雨…居重位,清洁疾恶,不为家人资产。自始仕至将相,乘五马,无不终枥下。好鼓琴,书得张旭笔法,画与宗人干相埒。尝自言:“不能定笔,不可论书画。”以非急务,故自晦,不传于人。善治《易》、《春秋》,着《通例》及《天文事序议》各一篇。初判度支,李晟以裨将白军事,滉待之加礼,使其子拜之,厚遗器币鞍马。后晟终立大功。滉幼时已有美名,所与游皆天下豪俊。晚节益苛惨,故论者疑其饰情希进,既得志,则强肆,盖自其性云。

司马光:滉久在二浙,所辟僚佐,各随其长,无不得人。尝有故人子谒之,考其能,一无所长,滉与之宴,竟席,未尝左右视及与并坐交言。后数日,署为随军,使监库门。其人终日危坐,吏卒无敢妄出入者。

胡三省:①而滉以强干闻。②韩滉镇二浙,虽王室播迁,而巡属宁晏,转输络绎,刘玄佐以是重其才。滉父休以刚直致位宰辅,滉所历任皆着声绩,刘玄佐以是重其望。

周元清:邺侯李泌效贤良,藩镇诸司进米粮。韩滉输忠亲自负,京师方得免劻勷。

冯梦龙:用人如韩滉、钱镠,天下无弃才,无废事矣。

4轶事典故

韩滉在吏部时,有盗贼杀害富平县令韦当,县吏捕获此人,却发现他隶属北军是禁兵,监军鱼朝恩为其求情,代宗特别下诏将其赦免。韩滉上密疏驳奏,终使此人伏法。

韩滉长年镇守二浙,他任用僚佐属吏时,充分地利用他们的长处,从未任人不当。曾有个故友的儿子去投奔他,向韩滉说他没有什么才能。韩滉请他参加宴会来观察他,发现他直到宴席结束还端端正正地坐着,不与邻座的人说话。后来几日,韩滉就让他入军籍,令他监督库门。韩滉让人去看他,他每天很早就去了,一个人端端正正地坐到太阳下山,官吏和士卒都不敢随便进出。

刘玄佐在汴州,习惯邻道不尊朝廷的先例,长时间没有入京朝见。韩滉入朝经过汴州时,刘玄佐器重他的才能与声望,以属吏的礼节谒见韩滉。韩滉与刘玄佐相互约定结成兄弟,他请求拜望刘玄佐的母亲,刘玄佐的母亲很高兴,备办了酒席会见他。在酒至半酣时,韩滉说:“兄弟你什么时候入京朝见呀?”刘玄佐说:“我早就打算入京朝见了,只是物力还不具备罢了。”韩滉说:“我那里的物力够你用的,兄弟应该及早入京朝见。伯母年事已高,不能让她再带着家中的各位女眷去做没入后宫的执役人啊。”刘玄佐的母亲禁不住悲哀地哭泣起来。韩滉随即赠给刘玄佐钱二十万缗,让他置办行装。韩滉在汴州停留了三天,拿出大量的钱帛奖赏和犒劳将士,全军将士都被他打动,刘玄佐既惊叹又佩服。不久后,刘玄佐派人暗中探听韩滉的情况,听到韩滉问孔目官说:“今天的费用有多少?”对孔目官的查问和督责都非常详细。刘玄佐笑着说:“我明白他的用意啦!”不久后便与陈许节度使曲环一起入京朝见。

韩滉性情严苛暴躁,他为相时,正被德宗重用,他所说的,德宗无不听从,其他宰相只不过是在相位上充数罢了,而朝中百官总是有弥补不完的过错。宰相柳浑虽为韩滉所荐,但还是严肃地责备韩滉说:“先相公因气量狭窄,苛察细事,出任宰相不满一年便被罢免,如今你更是变本加厉了。你怎么能够在听政之地拷打官吏,以至出了人命呢!妄自尊大,滥用权势,这哪里是人臣所应做的事情呢!”韩滉听后惭愧,便将稍稍收敛一些威严。

韩滉在中书府时,叫一名官员来见他。这人没有按时赶到,韩滉生气命人用鞭子打他。这个人说:“我还有归属,不能应时而来,请求宽恕。”韩滉说:“你是宰相手下的人,还能归谁管?”这个人说:“我不得已还归阴间管。”韩滉认为他的话不诚实,就对他说:“既然归阴间管,你有什么职责?”这个人说:“我负责管理三品以上官员的饮食。”韩滉说:“既然如此,我明天应该吃什么?”这个人说:“这可不是小事,不能随便说出来,请让我写在纸上,过后再验证。”于是韩没有鞭打他,而是将他关了起来。第二天,突然皇帝召见韩滉。见到皇帝后,正遇见太官给皇帝送饮食。其中有一盘糕点,皇帝将一半赏给韩滉吃,味道很美,随后又将另一半也赏给他吃了,韩滉退下去后感到腹胀,回到家里后找医生来看病。医生说:“是食物堵塞,可以喝少量的橘子皮汤。”当晚,便可以喝粥了,天亮后病就好了,韩滉想起前天那个人说的话,便将他召来,要过他写的纸一看,吃的东西全都跟他写的一样。便又问那人道:“人间的饮食,都有人预先安排吗?”回答说:“三品以上的官员,其饮食每天一安排;五品以上有权位的官员,一旬一安排;六品至九品的官员,每季安排一次;如果是不领俸禄的老百姓,则是每年安排一次。

5史书记载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九·列传第七十九》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五十一》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四·唐纪四十》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五·唐纪四十一》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六·唐纪四十二》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七·唐纪四十三》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九·唐纪四十五》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十·唐纪四十六》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十一·唐纪四十七》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十二·唐纪四十八》

6个人作品

韩滉擅长研习《易》及《春秋》,虽在军中,仍不废卷,着《左氏通例》一卷,《天文事序议》一卷。《全唐诗》录其诗三首。《全唐文》录其奏疏。

体裁韩滉作品 诗

《判僧云晏五人聚赌喧诤语》《听乐怅然自述》《晦日呈诸判官》

奏疏
《进解县安邑两池生乳盐表》《请伐吐蕃疏》《毁佛寺钟磬判》《断法师云晏等五人聚集赌钱因有喧争判》
册文《昭德皇后哀册文》 7家族成员辈分 关系姓名简介 家世 曾祖 韩符
官至潭阳郡太守。 祖父 韩大智 官至洛州司户参军。 父亲 韩休
字良士,唐玄宗时拜相,谥号文忠。 母亲 柳氏 生平不详 平辈 兄长 韩浩
官至高陵县尉 韩洽 官至监察御史。 韩洪 官至邢州长史。 韩澣 官至郊社县丞。
韩汯 官至谏议大夫。 弟弟 韩□ 官至京兆府录事参军。 韩浑 官至太常少卿。
韩洄 官至兵部侍郎。 子辈 长子 韩群 官至礼部员外郎。 次子 韩皋
字仲闻,官至尚书左仆射。 孙辈 孙子 韩察 官至明州刺史。 韩宥 官至卫尉卿。
韩宽 官至右金吾兵曹参军。 韩充 官至舒王府录事参军。 韩兖 生平不详 曾孙辈
曾孙 韩谏师 生平不详 韩绍 官至京兆文学 韩玫 官至成都少尹。 曾孙女
韩氏 嫁兵部尚书柳公绰。 玄孙 韩讽 韩玫之子,生平不详。 8艺术形象

周元清《西湖二集》中“韩晋公人奁两赠”。

相关文章